亲的死讯对我来说冲击很大,还好父亲留给了我一栋房子和足够的钱能使
我完成学业,使得我在一段时间后得以重新振作。

后来我被我的「继母」实际上是我的姨妈所收养。我父亲原来很喜欢后娘,
自从他们认识后他很晚才回家,现在却不幸去世了。我的父亲时常想起我的亲生
母亲,但我却已经没有什幺印象了。

当我和后娘参加完父亲的葬礼后,我记得她当时这样对我说:「小主人,你
现在成为了这房子里的唯一男人。」

这番话使我很自豪,我情不自禁地拥抱了她,那是我第一次这样近的接触女
人的身体,感受她身体的温暖。

几个月后的一天,我突然撞见她从洗浴室里出来,只有腰间裹了条毛巾。她